• 天津河东区幼儿园

  • 天津河东区幼儿园

新闻中心

NEWS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 

贝美蓝天幼稚园

固话:022-59668789    

手机:19902009726

微信公众号:贝美蓝天幼儿

 

 

 

家里有这2种氛围,孩子容易变“笨”

前段时间,一位朋友找到我,说自己孩子心理出了点问题。

他家女儿学习一直都不错,但上了高中后,就完全学不进去,成绩越来越差,有时还考倒数。

不仅学习差了,在学校还经常生病,但一回到家就什么事都没有。

去医院检查了几次都没问题,有医生就建议去心理科。

然而,和这个孩子聊了几次后,我才了解到:

她学不进去、越来越不专注,

表面上看是因为她有了学习障碍。

但实际上,是环境的问题。

这样的“学习障碍”,不仅小孩会有,其实大人也会有。

比如有的人看到文字就头疼,听到新的知识也很排斥,怎么使劲学,都学不进去。

而这背后,可能存在2个原因:

一是受到了过度的控制;

二是因为过度的放纵。

这两者都会导致「敌意」的产生。


一旦你感受到「周围有敌意」,你就会本能地拒绝、抵触、或无视。


1


过度控制,让人抵触


过度的控制,会让人变得防御,对任何信息,第一时间总是「本能拒绝」。

比如,开头我提到的那位容易生病的女孩。

和她细聊后,我才发现,她本身就很反感别人控制自己。

再加上比较倔强,所以更加有一种抵触心理:

我为什么要听你的?

我凭什么要按照你说的来?

但自从她上高二后,学校就开始了军事化管理,制定了很多新的规矩——

规定时间内吃完三餐;

被子要折成统一形状;

女生一定不能留长发;

……

这些管制让她非常难受,在学校里过得非常不愉快。

再加上她本身是个慢节奏的孩子,而高中的快节奏,更是让她在一开始就对学校产生了厌恶。

因此,学校的高度管制,以及对其的厌恶感,导致她总是听不进课。

为了逃脱这些,她选择了用“生病”来对抗。


总的来讲,可以这样来理解——

当一个孩子体验到的人际关系模式,特别是和大人的关系模式,主要是入侵和控制型的,那么他往往会认为,外部世界的信息也是如此:

学校在控制他,所以知识也在控制他;

学校是恶意的,所以知识也是恶意的。

所以他们不是学不进去,而是在反抗控制,抵制恶意。


朋友的女儿也是如此。

她为了保护自己不被入侵,对学校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抗拒。

当老师讲课时,她也觉得老师讲的课不怀好意,所以干脆拒绝去听。

而这,是很多孩子学不进去的原因之一。

很多成年人有阅读障碍,很难读进去书,也有这个原因。

比如,有的人在学新的知识点时,稍有些不理解,就会立马和这些知识产生一种非常敌意的关系:

这个作者有毛病吗?

他是不是故意这么写来为难我的?

这样一来,自然很难学得进去。

2

过度放纵,让人放肆

过度的放纵,会让人容易越界,对任何信息,第一时间总是「本能无视」。

有位来访者,她的儿子自幼儿园起,就会偶尔失控,表现出暴力。

例如想和一个小女孩玩,对方拒绝他后,他会突然暴起伤人。

读小学后,这种攻击情绪仍然存在。

同时,他还非常抗拒学习,课本一点也看不进去,成绩非常差。

不仅如此,他还会各种挑战权威与无视规则。

例如老师在讲课时,他会突然站起来大声讲话,破坏讲课秩序。

一般的父母,可能会想尽办法,去缓解孩子这种暴力情绪。

但这位来访者,偏偏比较回避。

尤其是和儿子的关系上,她极少干涉,不会给他设置一些基本规则,很多事都是孩子自己说了算。

甚至孩子会对她发号施令,不尊重她,她也没有制止。


在咨询中,我们尝试着去寻找答案和调整的办法,经历了3个阶段的探索:

第一阶段,她想到的是,也许是因为自己一直回避跟孩子的情感、语言沟通,导致了孩子的问题。

于是,她试着给孩子更多允许,和孩子更多相处,给他更多爱和自由的感觉。

这的确让她感觉和孩子有了更多联结。

但是,孩子的学习障碍和人际障碍变得更重了,失控也更多了。

第二阶段,她猜测孩子可能有注意力障碍。

于是,她找了外国专家和国内专家诊断,发现的确符合ADHD(注意力缺陷与多动障碍)的诊断。

因此,她为孩子寻求了药物治疗。

但这只带来了一点点改善。

第三阶段,孩子在耍弄、控制自己的母亲,并把这种关系模式带到其他人际关系中。

这不只是我的感觉,这位来访者也有。

她担心自己会误解孩子,并因此成为一个更糟糕的母亲,也让孩子的情况更糟糕。

然而,当爱与自由失效,药物治疗也收效甚微,同时自己的个人力量越来越强后,她开始给孩子立边界,包括设置一些基本规则。

例如,你绝不能攻击我的身体,不能言语羞辱我,不能肆意入侵我的空间等。

过去她在家办公,孩子会随意闯入,就算把门关起来,也会使劲敲门,在外面大喊大叫。

她一直都拿这一点没办法。

但现在,每次儿子不尊重她的时候,她都会清晰而坚决地儿子讲:

我是你妈,但我是有尊严的。

我不允许任何人侵犯我的尊严。

你是我儿子,一样也不可以。

不仅讲,她也在行为上表达这一点。

这个边界和基本规则的设立,并不容易。

最初儿子严重拒绝接受,有时歇斯底里地大闹,情形非常可怕。

但慢慢地,他哭闹的时间变少了,能稍微变安静了一些。

不仅如此,她儿子也开始尊重课程秩序,不肆意冒犯同学了。

还有,以前妈妈试着给儿子找过补课老师,但儿子完全不接受,但现在,他可以接受了。

类似转变有很多。

随之而来的一个转变是,他可以学得进去了,成绩也得到了改善。


3


这个改变是怎么发生的?


前面那位来访者的孩子身上,转变是如何发生的。

这位女士总结说,以前她没有在母亲的位置上,现在在这个位置上了。

详细解释是,因为在她的成长历程中,常常被父母压迫。

所以在她看来,所有这样的权威,都是迫害性的。

因此,当有了自己的孩子后,她选择了相反的方式去养育孩子,坚决不让自己成为这样的母亲。

可这一点过了头,变成,她彻底不能做一个权威。

尽管她是监护人,是成年人,但面对孩子时,倒像是孩子才在那个权威的位置上。

孩子不仅在自己的事上说了算,也可以控制左右母亲。

这意味着,这个男孩原始的全能自恋,在和母亲的关系中得到了过度满足。

于是他也到其他地方去寻求这份满足,得不到时就要么闹,要么封闭起来。

因而,产生了人际、学习和阅读等障碍。

但是,当能和孩子之间划分边界,并设置基本规则时,她觉得,自己终于在母亲的位置上了。

而且这时,自己是「有基本善意的权威」。

即,我设置基本规则,并且为孩子考虑一些事情时,真的是在站在孩子的立场上,考虑孩子的福祉,而不是为了自己耍自恋。

大人是「有基本善意的权威」,使得孩子愿意信赖外界是善意的。

对于孩子而言,才是较好的关系模式。

要知道,关系是动态的。

如果你入侵对方,对方就会防御。

比如开头那位成绩一落千丈的女孩。

因为学校的管制,让她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入侵。

所以用了“生病”这种方式去抵触学校。

如果你彻底缺位,对方就会篡位。

比如来访者的儿子。

因为妈妈不在位,所以过度自恋,无视知识,也学不进去。

因此,当父母的,要站在自己的位置上,做好自己的角色。

既不能做一个「迫害性的权威」,同时也不要不在「父母」这个位置上。

孩子需要支持时,尽量给出一份自己的能力和力量;

孩子需要走远时,尽量给他们营造一种宽松的氛围。

这时候,孩子会把外界当做一个基本善意的部分。

不会把书本和知识当做是敌意的入侵或可有可无的存在,并且允许知识进入到自己的心灵里。


4

无论是大人,还是小孩,都会惧怕有一个充满敌意的对象在左右着一切。

然而,当能确认在自己不能控制的边界之外,是一个基本善意的对象,这时便愿意接受,也愿意去依恋对方。

当然,除了基本善意,还有能力,例如:

父母是更有力量的、更能保护自己的。

当确认这一点后,孩子感受到的便是一个充满情感、平等的环境。

他们便会放下对敌意的防御,也会更自主地在孩子这个角色上。

也因此,可以拥有了一份安宁。

当心灵是这种境界时,学习,即吸收信息,就变得非常直接, 困难就是客观困难,多花时间多想办法即可掌握。


主要是,他们真心愿意去努力。


Copyright  2015-2018,www.bmlantia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地址:天津市河东区津塘公路与十五经路交口(交警六纬路支队旁)

电话:19902009726

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使用企业微信
“扫一扫”加入群聊
复制成功
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我知道了